1. 派瑞网首页
  2. 科技新闻

我尽力了!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硝烟已散尽

Hi,我是橘座关十曰。今天的故事发生在2015年,当时的移动互联网生态方兴未艾,直播的战火正准备点燃,咪蒙的公众号还要9月份才开张。而我,在移动互联网的创业路上。一、背景2010年,我和拳师、迦南、…

Hi,我是橘座关十曰。

今天的故事发生在2015年,当时的移动互联网生态方兴未艾,直播的战火正准备点燃,咪蒙的公众号还要9月份才开张。

而我,在移动互联网的创业路上。

一、背景

2010年,我和拳师、迦南、飞少四人合伙做餐桌广告生意,承包大学和中学的饭堂餐桌作为广告位进行招商,引入快消类和教育类为主的商家进行投放广告。

这是我们第一次作为一个团队在一起做一件事情。

2013年,钟主席和座头鲸加入,一起做宝赞网项目。

2014年6月,原来尚道的老板老张出来做疯蜜社群。

2014年12月,我和迦南、飞少、座头鲸确定了用一年时间全职闯荡互联网。

二、2015年的上半场

1月份的时候,我们四人煞有其事地到海口观澜湖开了个小会议。

那时候少不更事嘛,还是觉得做一件事情需要有一个仪式感一点的开端,庄重一点,值得纪念一点。当我们在南中国的星夜下看着大海的时候,有种澎湃的感动,有种终于要堂堂正正地厮杀战场的热血。

很理想主义。

没想到整整7个月的时间,我们走了无数的弯路。先是方向上的错误,在社群和APP上一直摇摆不定,原型也是烂的不能再烂,还要花很多时间在融资的事情上。

我很想把这7个月的时间说得有情怀一点,浪漫一点,但事实上出现在我眼前的不是我们一起开怀畅饮着理想,也不是醉生梦死于数据,而是永无止境地通宵、对产品的争论、绝大部分时间的情绪低落。

我尽力了!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硝烟已散尽

说来可笑,尽管如此,整整7个月时间我们居然连一个正经的公众号都没有。

唯一出现在市面上的动作,是在Waker上组织了一期追梦网创始人杜梦杰的线上分享会。

时间都去哪了?

确定产品的形态。原本早早就确定了整个产品的思路,而我却非要拿出来再次组织大家讨论,列出的竞品多达76个,而到了2016年这些竞品转型的转型失败的失败。

翻看当初的日记和工作日志,可以看到我们规划了长长的线路图,各种各样的分析图表贴满了办公室的墙壁,白板上是各种各样的计划——而这些计划的流产率高达80%。

我曾以为从2009年初入商界开始,我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去操盘一个产品,事实上我反而学到了更多的东西,也体会了更大的失败——虽然我美化成了螺旋上升的进化过程,但不可否认的是就是失败,太多的细节欠妥造就的失败。

3月底曾主导架构了某国有石化公司香港分公司系统的“CTO”面谈数小时后因为地理位置原因无法入职,某家VC的融资也没了下文。

4月曾任职500强财务总监的某女士也没办法谈拢入职,曾经在阿里的一个朋友远在杭州也推说无法入职,整个团队士气低落到了极点。

是啊,就我们这样的民房办公室,就我们这样的充其量也就是在同龄人范围内有点小优秀,就我们这样的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大案例。

现在倒是想明白了,当你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你们只有这一腔热血。

5月初,四人连夜坐火车去云南,散散心、聚聚气、谈谈下一步。

我们在大理醒来,我们用13个小时骑行了整个洱海东西共计168公里,我们在丽江喝茶、吃小龙虾,我们从虎跳峡高路向峡谷俯冲下来。

很美,但是我们花光了账上所有钱

我始终不明白的是,一切都和预计中一样,为何总是达不到想要的结果?总是走在行业的最前面,团队磨炼地不算顶尖但也不至于很差,为什么老是差那么一步两步三步?

想来想去,当时把这归结为智慧不够

首先是智慧不够,引发的雄心不足、学习速度慢、无法深刻意识到厮杀的残酷、创新能力不足、太纠结于一些有的没的。

于是尽管我们按照预设一样,在云南散心、聚气、深聊、谈下一步,但是我们没有办法稳稳地跟进每一步,没有心力推动每一步,没有智慧应对每一步

云南回来后的2个月,飞少和座头鲸先后病倒了,随即APP也耽搁下来了,然后又走上了一个更加严重的坑:想深究产品,却变成了深究人性。

于是,产品会变成了人生剖析会。

每天看似努力得心疲力尽,实质上没有进展分毫。

在2015年,我们真的做好了准备去厮杀了么?我,我们都只是预备役士兵么?我们空有热血,空有这一腔热血,是在逃避这战场的残酷?

陷入短暂的没钱的停滞状态后,座头鲸离开了。

三、2015年的下半场

重新募集资金回来后,我们重新换了一个地方继续。

千层糕和羊乜乜加入。

8月底,我们确定了Fiborn轻奔的名字,注册公众号,并推出了第一篇推文。

我尽力了!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硝烟已散尽

8-9月,我们密集地推出了AloneWalk轻徒步和【混在一起】线上活动。数据很好,用户反响不错。

我尽力了!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硝烟已散尽

我尽力了!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硝烟已散尽

我尽力了!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硝烟已散尽

9月底,飞少由于家里原因被迫离开。

10-11月,我们最后做了苗年约玩和巴厘岛冲浪的活动,没想到反响比想象中热烈。

我尽力了!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硝烟已散尽

我尽力了!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硝烟已散尽

我尽力了!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硝烟已散尽

12月底,路演融资失败,轻奔终止。

2016年11月的时候,之前苗年的合作方深山所在的掌柜宾哥突然和迦南说要再来一次苗年的活动,于是我和迦南、千层糕又顺势做了一期苗年,和一期南雄过冬的活动。那是后话了。

不得不说,我们一直在不甘心。

我们首次提出了“场景社群”的概念,我们或许正处于摸索正确的前夜,假如再给多点时间我们,假如资金能够再充裕一点,可惜一切没有假如。

如今不想做社群的打着社群或者培训的旗号已经赚够了,想做社群的已经陷入了矛盾的境界。

社群真的是一场各自的狂欢么?未必。

四、后续

我、迦南、飞少、座头鲸、拳师、钟主席,各自选定了各自要走的路。

我做运营,迦南做商务,飞少做产品,座头鲸做开发,拳师做市场,钟主席做项目管理。

我不知道我们的理想会不会随着时间冷却,也不知道我们是否还有雄心再想厮杀,但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做好准备,卷土重来,以全新的方式。

我知道,2015年的一切全都归因于我个人的决断不正确,无论我们是不是走了很多坑,无论我们是不是邀请了坚果兄弟野夫等一众嘉宾,无论我们是不是得到了薛蛮子等大咖的关注。

(7月的时候还代表Fiborn轻奔接受了广东财经广播关于支付宝“场景”的采访)

我尽力了!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硝烟已散尽

我尽力了!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硝烟已散尽

2015年这一年,还有太多太多的无法用文字去写下来,感谢身边朋友们的支持。

“愿你眼中总有光芒,活成你想要的模样。”

我始终相信,这场战争还未完。

我尽力了!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硝烟已散尽

原创文章,作者:关十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rkjw.com/archives/1617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